头骨伞

生活的百般滋味都在后头等着你,快乐在等你,痛苦也在等你。他们在未来而不在过去。

我真的喜欢你,想和你挤在一张窄窄的床上。在睡不着的时候,我可以数你洒满吊带裙的花朵,很容易就会天亮了。

她死了,她终于彻底离开了这个操蛋的世界,我为她感到高兴。

如果此刻我踏上火车回到家乡,落下的叶子就又回到树梢。志愿表锁在抽屉里,永不来临的旧梦仍在不知疲倦的淌。妈妈的头上没有白发,我还来得及亲吻你笑的模样。而那一天清晨雪永远没有停止,我将永远不会来到这个世界上。